关闭
首页  »  日本少妇  »  
无需安装任何插件,免费在线播放
在线播放
剧情详情
剧情介绍

    暖乃于临行之前一日,长青带了所雇兵自魔兽林来为叶非然行。初出之时,叶非然犹大骇,非叶非然,则叶非然左右数人,至是举永烟镇之人,皆为其大者阵仗给吓其闭,不敢出,或只敢稍在窗上开一隙,偷窥而外之场景。咸集,黑压压片,自其间舍,直排于外之街衢,本空之衢,尽是刀者,然其若是被严训练过者也,竟无一人大言,亦无一人擅离队伍,皆以待彼之至敬之人,见在之前。一逆旅人客悉归其室,逆旅之一楼,七八人左右对立,似于为何敬而重之仪。“长,汝果欲去乎?”。”长青依道,其后从正家三兄弟,皆是求着长青,经长青许,后面与叶非然别者。“长,卿须几乃归兮。”。”“意安兮长。”。”“有何事,使人告我,无论远近我都会去助君之。”。”正荣和正华道,谓非然者去,其真者甚不舍。“千扬姊,汝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暴扬其首,清明之目,满期之问。叶非然扪正贵之首,笑道:“我多事,故不在此陪你也。”。”“汝何时来??”叶非然攒眉欲矣!:“当久矣,姊姊何必为之事,是故,今亦曰不当何时归。”。”“千扬姊,君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思将有一段乃见不及叶非然矣,则始啪嗒啪嗒之下流,他伸手背抹了一把泪,啜,含糊不清:“千扬姊,毋行不善,吾思汝之。”。”“正贵!何不识!速即止!”。”正荣板着脸唬道,吓的正贵抽抽噎噎之。叶非然但微笑摇头,其顾长青道:“我去之此时佣兵工会乃由汝先治,斯年旁助,今佣兵工会夺气,汝及余去之此时善复矣,愿我归时,佣兵工会较前益之盛,汝得乎?”。”正色道叶非然。长青肃然自信也大声回道:“能办!”。”林修杰抚长青之肩,两人经久之处,早起了厚交,时者林修杰与长青,即如亲兄弟,既可以命付之矣。“信长青,其必为之善者!”。”叶非然慰之颔之,色亦柔之,顾长青道:“亦信子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目柔,望叶非然盈于乡者不舍。“君永皆我王。”长青道。“谓,吾知公为吾之王!”。”林修杰激动之和而,充满其诚与敬之信。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谓!君长皆为我王!”自舍之门,累朝而下,如条看不尽之长龙,如多米诺骨般,声自一人后传昔,诸人皆在大声之呼曰,其不止者挥手上刀,激动之面色涨红,在其中,其唯一之王惟莫千扬一!凡声集,动天地,犹如啸。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,在外缩而寝之火火都瞪圆了小目睛,一瞬目不瞬者视人者。该处之事已具,叶非然欲,此时该去。此不当为其极,而其始也。叶非然谓左右之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道:“我去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二人点了点头,甫出门叶非然,门者乃自为叶非然让了一条道路。叶非然从人避之路过,长青与林修杰,该正家三兄弟,皆从叶非然出。叶非然视此数人在从之,乃叹口气道:“汝归乎!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颔,正家三兄弟亦颔。“长青与林修杰,你两个与我一段道!,其他人,尔乃留,我非不来矣。”。”言此,叶非然颇奈,虽不知还是何时,然其必归之,是何为者如复不见之也。长青与林修杰闻,乃可与一段路,乃有激动之望叶非然,此谓之两言之,直是叶非然赐之恩。为目,其径至城门,城门萧疏冷,无人迹。其民皆匿之家之室,自是见不到者。夫一路来,非此雇兵,实无他人。叶非然顾,笑谓长青与林修杰道:“善矣,遂止之,你两个去。”。”长青急道:“让我两个送馈!。”。”林修杰附着:“善哉,使我两个送馈!,复相见皆不知矣,君乃足吾此区区之望!。”。”“乞矣,生。”。”长青目光道。本长青在叶非然心盖理之,不意乃有此也。“使之再从一段路!。”。”宋祁钰叹,遂开口为林修杰与长青言。林修杰与长青以感之目南宫祈钰。叶非然皱了眉,后松口道:“善矣乎,不过一下,汝可矣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激动之首。其最后一出永烟镇之时踏,其虽暂与魔兽林别矣。行在两边俱是草木之行间,叶非然且详之曰:“南宫,汝之疾今之状无恙耶?”。”南宫祈钰愀:“甚恶。”。”顿了顿,南宫祈钰又若下之大者力与志,声音中带些悲道:“吾之父皇已撑不久。”。”叶非然色或暗沉,其叹,慰南宫祈钰:“你先不用过虑,吾思汝之父皇当无事之,天必眷其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之口角溢一笑。“愿吧……”等天色暗也,长青与林修杰已去,此只存其叶非然、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及依旧是兽之火火。行趋一日,南宫祈钰先提醒道:“我息一晚也。”叶非然摇首:“其速行乎,汝之疾犹待我?。”。”一手按在叶非然之肩轻,南宫祈钰声柔之曰:“将息一晚也,亦不减此儿日休之。”。”叶非然皱了眉,但看南宫祈钰执者,又顾视慕容长雪亦倦矣,火火则神恹恹之,初与诸人分,火火似有心情不好,未从分离之苦中缓过神来,叶非然皱皱眉,只得许之。数人方坐,正欲收些野味儿来食,忽闻一知之声自叶非然之后作。“主子,我看也哉,我就在此歇之脚欤。”。”叶非然无容之顾,适见卡地从旁之隅出,面上带着笑焉之色。“也哉!”。”卡地惊呼一声,如真不知叶非然其在此也,掩口道:“也!如此!!汝亦在是也!”。”卡地之后,天康从之,次者……白炎宿。白炎宿后犹数十人衣白袍的神秘人。“哎呦,莫娘子,子曰何其巧也,我竟在此得遇?”。”叶非然直屏矣卡地者,鬼之才如此,此数人随之者是。于是叶非然顾,若不见其类也。白炎宿见莫千扬本无去之,幽之眼浅之眯起。而慕容长雪与南宫祈钰则有戒者视之,毕竟以前谓之出手,故其现病悸,不得不慎。惟火火固无聊之缩于地,见卡地,激动之速从地起,喜之案而己之翼。卡地则甚厚颜也凑焉,对叶非然几笑成一朵花。“莫女,嘻嘻,你说我有缘不有缘?”。”叶非然偏了头,欲将当其前之面避。而卡地又不知存亡之硬凑焉。“莫女?汝不闻吾言乎?那好,我再说一遍,你说我……”叶非然忽瞪住卡地,骂曰:“你以为我聋兮!”。”卡地不怒,笑者益欣悦矣:“如好好,汝固不聋,汝不聋。”。”“汝当吾目矣,开。”。”叶非然泠泠衢矣卡地一眼,道【咽敬】【俜抡】暖【炎繁】【链照】乃于临行之前一日,长青带了所雇兵自魔兽林来为叶非然行。初出之时,叶非然犹大骇,非叶非然,则叶非然左右数人,至是举永烟镇之人,皆为其大者阵仗给吓其闭,不敢出,或只敢稍在窗上开一隙,偷窥而外之场景。咸集,黑压压片,自其间舍,直排于外之街衢,本空之衢,尽是刀者,然其若是被严训练过者也,竟无一人大言,亦无一人擅离队伍,皆以待彼之至敬之人,见在之前。一逆旅人客悉归其室,逆旅之一楼,七八人左右对立,似于为何敬而重之仪。“长,汝果欲去乎?”。”长青依道,其后从正家三兄弟,皆是求着长青,经长青许,后面与叶非然别者。“长,卿须几乃归兮。”。”“意安兮长。”。”“有何事,使人告我,无论远近我都会去助君之。”。”正荣和正华道,谓非然者去,其真者甚不舍。“千扬姊,汝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暴扬其首,清明之目,满期之问。叶非然扪正贵之首,笑道:“我多事,故不在此陪你也。”。”“汝何时来??”叶非然攒眉欲矣!:“当久矣,姊姊何必为之事,是故,今亦曰不当何时归。”。”“千扬姊,君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思将有一段乃见不及叶非然矣,则始啪嗒啪嗒之下流,他伸手背抹了一把泪,啜,含糊不清:“千扬姊,毋行不善,吾思汝之。”。”“正贵!何不识!速即止!”。”正荣板着脸唬道,吓的正贵抽抽噎噎之。叶非然但微笑摇头,其顾长青道:“我去之此时佣兵工会乃由汝先治,斯年旁助,今佣兵工会夺气,汝及余去之此时善复矣,愿我归时,佣兵工会较前益之盛,汝得乎?”。”正色道叶非然。长青肃然自信也大声回道:“能办!”。”林修杰抚长青之肩,两人经久之处,早起了厚交,时者林修杰与长青,即如亲兄弟,既可以命付之矣。“信长青,其必为之善者!”。”叶非然慰之颔之,色亦柔之,顾长青道:“亦信子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目柔,望叶非然盈于乡者不舍。“君永皆我王。”长青道。“谓,吾知公为吾之王!”。”林修杰激动之和而,充满其诚与敬之信。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谓!君长皆为我王!”自舍之门,累朝而下,如条看不尽之长龙,如多米诺骨般,声自一人后传昔,诸人皆在大声之呼曰,其不止者挥手上刀,激动之面色涨红,在其中,其唯一之王惟莫千扬一!凡声集,动天地,犹如啸。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,在外缩而寝之火火都瞪圆了小目睛,一瞬目不瞬者视人者。该处之事已具,叶非然欲,此时该去。此不当为其极,而其始也。叶非然谓左右之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道:“我去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二人点了点头,甫出门叶非然,门者乃自为叶非然让了一条道路。叶非然从人避之路过,长青与林修杰,该正家三兄弟,皆从叶非然出。叶非然视此数人在从之,乃叹口气道:“汝归乎!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颔,正家三兄弟亦颔。“长青与林修杰,你两个与我一段道!,其他人,尔乃留,我非不来矣。”。”言此,叶非然颇奈,虽不知还是何时,然其必归之,是何为者如复不见之也。长青与林修杰闻,乃可与一段路,乃有激动之望叶非然,此谓之两言之,直是叶非然赐之恩。为目,其径至城门,城门萧疏冷,无人迹。其民皆匿之家之室,自是见不到者。夫一路来,非此雇兵,实无他人。叶非然顾,笑谓长青与林修杰道:“善矣,遂止之,你两个去。”。”长青急道:“让我两个送馈!。”。”林修杰附着:“善哉,使我两个送馈!,复相见皆不知矣,君乃足吾此区区之望!。”。”“乞矣,生。”。”长青目光道。本长青在叶非然心盖理之,不意乃有此也。“使之再从一段路!。”。”宋祁钰叹,遂开口为林修杰与长青言。林修杰与长青以感之目南宫祈钰。叶非然皱了眉,后松口道:“善矣乎,不过一下,汝可矣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激动之首。其最后一出永烟镇之时踏,其虽暂与魔兽林别矣。行在两边俱是草木之行间,叶非然且详之曰:“南宫,汝之疾今之状无恙耶?”。”南宫祈钰愀:“甚恶。”。”顿了顿,南宫祈钰又若下之大者力与志,声音中带些悲道:“吾之父皇已撑不久。”。”叶非然色或暗沉,其叹,慰南宫祈钰:“你先不用过虑,吾思汝之父皇当无事之,天必眷其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之口角溢一笑。“愿吧……”等天色暗也,长青与林修杰已去,此只存其叶非然、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及依旧是兽之火火。行趋一日,南宫祈钰先提醒道:“我息一晚也。”叶非然摇首:“其速行乎,汝之疾犹待我?。”。”一手按在叶非然之肩轻,南宫祈钰声柔之曰:“将息一晚也,亦不减此儿日休之。”。”叶非然皱了眉,但看南宫祈钰执者,又顾视慕容长雪亦倦矣,火火则神恹恹之,初与诸人分,火火似有心情不好,未从分离之苦中缓过神来,叶非然皱皱眉,只得许之。数人方坐,正欲收些野味儿来食,忽闻一知之声自叶非然之后作。“主子,我看也哉,我就在此歇之脚欤。”。”叶非然无容之顾,适见卡地从旁之隅出,面上带着笑焉之色。“也哉!”。”卡地惊呼一声,如真不知叶非然其在此也,掩口道:“也!如此!!汝亦在是也!”。”卡地之后,天康从之,次者……白炎宿。白炎宿后犹数十人衣白袍的神秘人。“哎呦,莫娘子,子曰何其巧也,我竟在此得遇?”。”叶非然直屏矣卡地者,鬼之才如此,此数人随之者是。于是叶非然顾,若不见其类也。白炎宿见莫千扬本无去之,幽之眼浅之眯起。而慕容长雪与南宫祈钰则有戒者视之,毕竟以前谓之出手,故其现病悸,不得不慎。惟火火固无聊之缩于地,见卡地,激动之速从地起,喜之案而己之翼。卡地则甚厚颜也凑焉,对叶非然几笑成一朵花。“莫女,嘻嘻,你说我有缘不有缘?”。”叶非然偏了头,欲将当其前之面避。而卡地又不知存亡之硬凑焉。“莫女?汝不闻吾言乎?那好,我再说一遍,你说我……”叶非然忽瞪住卡地,骂曰:“你以为我聋兮!”。”卡地不怒,笑者益欣悦矣:“如好好,汝固不聋,汝不聋。”。”“汝当吾目矣,开。”。”叶非然泠泠衢矣卡地一眼,道

    乃于临行之前一日,长青带了所雇兵自魔兽林来为叶非然行。初出之时,叶非然犹大骇,非叶非然,则叶非然左右数人,至是举永烟镇之人,皆为其大者阵仗给吓其闭,不敢出,或只敢稍在窗上开一隙,偷窥而外之场景。咸集,黑压压片,自其间舍,直排于外之街衢,本空之衢,尽是刀者,然其若是被严训练过者也,竟无一人大言,亦无一人擅离队伍,皆以待彼之至敬之人,见在之前。一逆旅人客悉归其室,逆旅之一楼,七八人左右对立,似于为何敬而重之仪。“长,汝果欲去乎?”。”长青依道,其后从正家三兄弟,皆是求着长青,经长青许,后面与叶非然别者。“长,卿须几乃归兮。”。”“意安兮长。”。”“有何事,使人告我,无论远近我都会去助君之。”。”正荣和正华道,谓非然者去,其真者甚不舍。“千扬姊,汝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暴扬其首,清明之目,满期之问。叶非然扪正贵之首,笑道:“我多事,故不在此陪你也。”。”“汝何时来??”叶非然攒眉欲矣!:“当久矣,姊姊何必为之事,是故,今亦曰不当何时归。”。”“千扬姊,君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思将有一段乃见不及叶非然矣,则始啪嗒啪嗒之下流,他伸手背抹了一把泪,啜,含糊不清:“千扬姊,毋行不善,吾思汝之。”。”“正贵!何不识!速即止!”。”正荣板着脸唬道,吓的正贵抽抽噎噎之。叶非然但微笑摇头,其顾长青道:“我去之此时佣兵工会乃由汝先治,斯年旁助,今佣兵工会夺气,汝及余去之此时善复矣,愿我归时,佣兵工会较前益之盛,汝得乎?”。”正色道叶非然。长青肃然自信也大声回道:“能办!”。”林修杰抚长青之肩,两人经久之处,早起了厚交,时者林修杰与长青,即如亲兄弟,既可以命付之矣。“信长青,其必为之善者!”。”叶非然慰之颔之,色亦柔之,顾长青道:“亦信子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目柔,望叶非然盈于乡者不舍。“君永皆我王。”长青道。“谓,吾知公为吾之王!”。”林修杰激动之和而,充满其诚与敬之信。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谓!君长皆为我王!”自舍之门,累朝而下,如条看不尽之长龙,如多米诺骨般,声自一人后传昔,诸人皆在大声之呼曰,其不止者挥手上刀,激动之面色涨红,在其中,其唯一之王惟莫千扬一!凡声集,动天地,犹如啸。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,在外缩而寝之火火都瞪圆了小目睛,一瞬目不瞬者视人者。该处之事已具,叶非然欲,此时该去。此不当为其极,而其始也。叶非然谓左右之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道:“我去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二人点了点头,甫出门叶非然,门者乃自为叶非然让了一条道路。叶非然从人避之路过,长青与林修杰,该正家三兄弟,皆从叶非然出。叶非然视此数人在从之,乃叹口气道:“汝归乎!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颔,正家三兄弟亦颔。“长青与林修杰,你两个与我一段道!,其他人,尔乃留,我非不来矣。”。”言此,叶非然颇奈,虽不知还是何时,然其必归之,是何为者如复不见之也。长青与林修杰闻,乃可与一段路,乃有激动之望叶非然,此谓之两言之,直是叶非然赐之恩。为目,其径至城门,城门萧疏冷,无人迹。其民皆匿之家之室,自是见不到者。夫一路来,非此雇兵,实无他人。叶非然顾,笑谓长青与林修杰道:“善矣,遂止之,你两个去。”。”长青急道:“让我两个送馈!。”。”林修杰附着:“善哉,使我两个送馈!,复相见皆不知矣,君乃足吾此区区之望!。”。”“乞矣,生。”。”长青目光道。本长青在叶非然心盖理之,不意乃有此也。“使之再从一段路!。”。”宋祁钰叹,遂开口为林修杰与长青言。林修杰与长青以感之目南宫祈钰。叶非然皱了眉,后松口道:“善矣乎,不过一下,汝可矣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激动之首。其最后一出永烟镇之时踏,其虽暂与魔兽林别矣。行在两边俱是草木之行间,叶非然且详之曰:“南宫,汝之疾今之状无恙耶?”。”南宫祈钰愀:“甚恶。”。”顿了顿,南宫祈钰又若下之大者力与志,声音中带些悲道:“吾之父皇已撑不久。”。”叶非然色或暗沉,其叹,慰南宫祈钰:“你先不用过虑,吾思汝之父皇当无事之,天必眷其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之口角溢一笑。“愿吧……”等天色暗也,长青与林修杰已去,此只存其叶非然、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及依旧是兽之火火。行趋一日,南宫祈钰先提醒道:“我息一晚也。”叶非然摇首:“其速行乎,汝之疾犹待我?。”。”一手按在叶非然之肩轻,南宫祈钰声柔之曰:“将息一晚也,亦不减此儿日休之。”。”叶非然皱了眉,但看南宫祈钰执者,又顾视慕容长雪亦倦矣,火火则神恹恹之,初与诸人分,火火似有心情不好,未从分离之苦中缓过神来,叶非然皱皱眉,只得许之。数人方坐,正欲收些野味儿来食,忽闻一知之声自叶非然之后作。“主子,我看也哉,我就在此歇之脚欤。”。”叶非然无容之顾,适见卡地从旁之隅出,面上带着笑焉之色。“也哉!”。”卡地惊呼一声,如真不知叶非然其在此也,掩口道:“也!如此!!汝亦在是也!”。”卡地之后,天康从之,次者……白炎宿。白炎宿后犹数十人衣白袍的神秘人。“哎呦,莫娘子,子曰何其巧也,我竟在此得遇?”。”叶非然直屏矣卡地者,鬼之才如此,此数人随之者是。于是叶非然顾,若不见其类也。白炎宿见莫千扬本无去之,幽之眼浅之眯起。而慕容长雪与南宫祈钰则有戒者视之,毕竟以前谓之出手,故其现病悸,不得不慎。惟火火固无聊之缩于地,见卡地,激动之速从地起,喜之案而己之翼。卡地则甚厚颜也凑焉,对叶非然几笑成一朵花。“莫女,嘻嘻,你说我有缘不有缘?”。”叶非然偏了头,欲将当其前之面避。而卡地又不知存亡之硬凑焉。“莫女?汝不闻吾言乎?那好,我再说一遍,你说我……”叶非然忽瞪住卡地,骂曰:“你以为我聋兮!”。”卡地不怒,笑者益欣悦矣:“如好好,汝固不聋,汝不聋。”。”“汝当吾目矣,开。”。”叶非然泠泠衢矣卡地一眼,道【阅苏】【拘汗】暖【镜刮】【形汗】暖暖乃于临行之前一日,长青带了所雇兵自魔兽林来为叶非然行。初出之时,叶非然犹大骇,非叶非然,则叶非然左右数人,至是举永烟镇之人,皆为其大者阵仗给吓其闭,不敢出,或只敢稍在窗上开一隙,偷窥而外之场景。咸集,黑压压片,自其间舍,直排于外之街衢,本空之衢,尽是刀者,然其若是被严训练过者也,竟无一人大言,亦无一人擅离队伍,皆以待彼之至敬之人,见在之前。一逆旅人客悉归其室,逆旅之一楼,七八人左右对立,似于为何敬而重之仪。“长,汝果欲去乎?”。”长青依道,其后从正家三兄弟,皆是求着长青,经长青许,后面与叶非然别者。“长,卿须几乃归兮。”。”“意安兮长。”。”“有何事,使人告我,无论远近我都会去助君之。”。”正荣和正华道,谓非然者去,其真者甚不舍。“千扬姊,汝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暴扬其首,清明之目,满期之问。叶非然扪正贵之首,笑道:“我多事,故不在此陪你也。”。”“汝何时来??”叶非然攒眉欲矣!:“当久矣,姊姊何必为之事,是故,今亦曰不当何时归。”。”“千扬姊,君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思将有一段乃见不及叶非然矣,则始啪嗒啪嗒之下流,他伸手背抹了一把泪,啜,含糊不清:“千扬姊,毋行不善,吾思汝之。”。”“正贵!何不识!速即止!”。”正荣板着脸唬道,吓的正贵抽抽噎噎之。叶非然但微笑摇头,其顾长青道:“我去之此时佣兵工会乃由汝先治,斯年旁助,今佣兵工会夺气,汝及余去之此时善复矣,愿我归时,佣兵工会较前益之盛,汝得乎?”。”正色道叶非然。长青肃然自信也大声回道:“能办!”。”林修杰抚长青之肩,两人经久之处,早起了厚交,时者林修杰与长青,即如亲兄弟,既可以命付之矣。“信长青,其必为之善者!”。”叶非然慰之颔之,色亦柔之,顾长青道:“亦信子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目柔,望叶非然盈于乡者不舍。“君永皆我王。”长青道。“谓,吾知公为吾之王!”。”林修杰激动之和而,充满其诚与敬之信。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谓!君长皆为我王!”自舍之门,累朝而下,如条看不尽之长龙,如多米诺骨般,声自一人后传昔,诸人皆在大声之呼曰,其不止者挥手上刀,激动之面色涨红,在其中,其唯一之王惟莫千扬一!凡声集,动天地,犹如啸。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,在外缩而寝之火火都瞪圆了小目睛,一瞬目不瞬者视人者。该处之事已具,叶非然欲,此时该去。此不当为其极,而其始也。叶非然谓左右之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道:“我去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二人点了点头,甫出门叶非然,门者乃自为叶非然让了一条道路。叶非然从人避之路过,长青与林修杰,该正家三兄弟,皆从叶非然出。叶非然视此数人在从之,乃叹口气道:“汝归乎!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颔,正家三兄弟亦颔。“长青与林修杰,你两个与我一段道!,其他人,尔乃留,我非不来矣。”。”言此,叶非然颇奈,虽不知还是何时,然其必归之,是何为者如复不见之也。长青与林修杰闻,乃可与一段路,乃有激动之望叶非然,此谓之两言之,直是叶非然赐之恩。为目,其径至城门,城门萧疏冷,无人迹。其民皆匿之家之室,自是见不到者。夫一路来,非此雇兵,实无他人。叶非然顾,笑谓长青与林修杰道:“善矣,遂止之,你两个去。”。”长青急道:“让我两个送馈!。”。”林修杰附着:“善哉,使我两个送馈!,复相见皆不知矣,君乃足吾此区区之望!。”。”“乞矣,生。”。”长青目光道。本长青在叶非然心盖理之,不意乃有此也。“使之再从一段路!。”。”宋祁钰叹,遂开口为林修杰与长青言。林修杰与长青以感之目南宫祈钰。叶非然皱了眉,后松口道:“善矣乎,不过一下,汝可矣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激动之首。其最后一出永烟镇之时踏,其虽暂与魔兽林别矣。行在两边俱是草木之行间,叶非然且详之曰:“南宫,汝之疾今之状无恙耶?”。”南宫祈钰愀:“甚恶。”。”顿了顿,南宫祈钰又若下之大者力与志,声音中带些悲道:“吾之父皇已撑不久。”。”叶非然色或暗沉,其叹,慰南宫祈钰:“你先不用过虑,吾思汝之父皇当无事之,天必眷其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之口角溢一笑。“愿吧……”等天色暗也,长青与林修杰已去,此只存其叶非然、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及依旧是兽之火火。行趋一日,南宫祈钰先提醒道:“我息一晚也。”叶非然摇首:“其速行乎,汝之疾犹待我?。”。”一手按在叶非然之肩轻,南宫祈钰声柔之曰:“将息一晚也,亦不减此儿日休之。”。”叶非然皱了眉,但看南宫祈钰执者,又顾视慕容长雪亦倦矣,火火则神恹恹之,初与诸人分,火火似有心情不好,未从分离之苦中缓过神来,叶非然皱皱眉,只得许之。数人方坐,正欲收些野味儿来食,忽闻一知之声自叶非然之后作。“主子,我看也哉,我就在此歇之脚欤。”。”叶非然无容之顾,适见卡地从旁之隅出,面上带着笑焉之色。“也哉!”。”卡地惊呼一声,如真不知叶非然其在此也,掩口道:“也!如此!!汝亦在是也!”。”卡地之后,天康从之,次者……白炎宿。白炎宿后犹数十人衣白袍的神秘人。“哎呦,莫娘子,子曰何其巧也,我竟在此得遇?”。”叶非然直屏矣卡地者,鬼之才如此,此数人随之者是。于是叶非然顾,若不见其类也。白炎宿见莫千扬本无去之,幽之眼浅之眯起。而慕容长雪与南宫祈钰则有戒者视之,毕竟以前谓之出手,故其现病悸,不得不慎。惟火火固无聊之缩于地,见卡地,激动之速从地起,喜之案而己之翼。卡地则甚厚颜也凑焉,对叶非然几笑成一朵花。“莫女,嘻嘻,你说我有缘不有缘?”。”叶非然偏了头,欲将当其前之面避。而卡地又不知存亡之硬凑焉。“莫女?汝不闻吾言乎?那好,我再说一遍,你说我……”叶非然忽瞪住卡地,骂曰:“你以为我聋兮!”。”卡地不怒,笑者益欣悦矣:“如好好,汝固不聋,汝不聋。”。”“汝当吾目矣,开。”。”叶非然泠泠衢矣卡地一眼,道

    乃于临行之前一日,长青带了所雇兵自魔兽林来为叶非然行。初出之时,叶非然犹大骇,非叶非然,则叶非然左右数人,至是举永烟镇之人,皆为其大者阵仗给吓其闭,不敢出,或只敢稍在窗上开一隙,偷窥而外之场景。咸集,黑压压片,自其间舍,直排于外之街衢,本空之衢,尽是刀者,然其若是被严训练过者也,竟无一人大言,亦无一人擅离队伍,皆以待彼之至敬之人,见在之前。一逆旅人客悉归其室,逆旅之一楼,七八人左右对立,似于为何敬而重之仪。“长,汝果欲去乎?”。”长青依道,其后从正家三兄弟,皆是求着长青,经长青许,后面与叶非然别者。“长,卿须几乃归兮。”。”“意安兮长。”。”“有何事,使人告我,无论远近我都会去助君之。”。”正荣和正华道,谓非然者去,其真者甚不舍。“千扬姊,汝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暴扬其首,清明之目,满期之问。叶非然扪正贵之首,笑道:“我多事,故不在此陪你也。”。”“汝何时来??”叶非然攒眉欲矣!:“当久矣,姊姊何必为之事,是故,今亦曰不当何时归。”。”“千扬姊,君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思将有一段乃见不及叶非然矣,则始啪嗒啪嗒之下流,他伸手背抹了一把泪,啜,含糊不清:“千扬姊,毋行不善,吾思汝之。”。”“正贵!何不识!速即止!”。”正荣板着脸唬道,吓的正贵抽抽噎噎之。叶非然但微笑摇头,其顾长青道:“我去之此时佣兵工会乃由汝先治,斯年旁助,今佣兵工会夺气,汝及余去之此时善复矣,愿我归时,佣兵工会较前益之盛,汝得乎?”。”正色道叶非然。长青肃然自信也大声回道:“能办!”。”林修杰抚长青之肩,两人经久之处,早起了厚交,时者林修杰与长青,即如亲兄弟,既可以命付之矣。“信长青,其必为之善者!”。”叶非然慰之颔之,色亦柔之,顾长青道:“亦信子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目柔,望叶非然盈于乡者不舍。“君永皆我王。”长青道。“谓,吾知公为吾之王!”。”林修杰激动之和而,充满其诚与敬之信。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谓!君长皆为我王!”自舍之门,累朝而下,如条看不尽之长龙,如多米诺骨般,声自一人后传昔,诸人皆在大声之呼曰,其不止者挥手上刀,激动之面色涨红,在其中,其唯一之王惟莫千扬一!凡声集,动天地,犹如啸。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,在外缩而寝之火火都瞪圆了小目睛,一瞬目不瞬者视人者。该处之事已具,叶非然欲,此时该去。此不当为其极,而其始也。叶非然谓左右之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道:“我去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二人点了点头,甫出门叶非然,门者乃自为叶非然让了一条道路。叶非然从人避之路过,长青与林修杰,该正家三兄弟,皆从叶非然出。叶非然视此数人在从之,乃叹口气道:“汝归乎!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颔,正家三兄弟亦颔。“长青与林修杰,你两个与我一段道!,其他人,尔乃留,我非不来矣。”。”言此,叶非然颇奈,虽不知还是何时,然其必归之,是何为者如复不见之也。长青与林修杰闻,乃可与一段路,乃有激动之望叶非然,此谓之两言之,直是叶非然赐之恩。为目,其径至城门,城门萧疏冷,无人迹。其民皆匿之家之室,自是见不到者。夫一路来,非此雇兵,实无他人。叶非然顾,笑谓长青与林修杰道:“善矣,遂止之,你两个去。”。”长青急道:“让我两个送馈!。”。”林修杰附着:“善哉,使我两个送馈!,复相见皆不知矣,君乃足吾此区区之望!。”。”“乞矣,生。”。”长青目光道。本长青在叶非然心盖理之,不意乃有此也。“使之再从一段路!。”。”宋祁钰叹,遂开口为林修杰与长青言。林修杰与长青以感之目南宫祈钰。叶非然皱了眉,后松口道:“善矣乎,不过一下,汝可矣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激动之首。其最后一出永烟镇之时踏,其虽暂与魔兽林别矣。行在两边俱是草木之行间,叶非然且详之曰:“南宫,汝之疾今之状无恙耶?”。”南宫祈钰愀:“甚恶。”。”顿了顿,南宫祈钰又若下之大者力与志,声音中带些悲道:“吾之父皇已撑不久。”。”叶非然色或暗沉,其叹,慰南宫祈钰:“你先不用过虑,吾思汝之父皇当无事之,天必眷其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之口角溢一笑。“愿吧……”等天色暗也,长青与林修杰已去,此只存其叶非然、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及依旧是兽之火火。行趋一日,南宫祈钰先提醒道:“我息一晚也。”叶非然摇首:“其速行乎,汝之疾犹待我?。”。”一手按在叶非然之肩轻,南宫祈钰声柔之曰:“将息一晚也,亦不减此儿日休之。”。”叶非然皱了眉,但看南宫祈钰执者,又顾视慕容长雪亦倦矣,火火则神恹恹之,初与诸人分,火火似有心情不好,未从分离之苦中缓过神来,叶非然皱皱眉,只得许之。数人方坐,正欲收些野味儿来食,忽闻一知之声自叶非然之后作。“主子,我看也哉,我就在此歇之脚欤。”。”叶非然无容之顾,适见卡地从旁之隅出,面上带着笑焉之色。“也哉!”。”卡地惊呼一声,如真不知叶非然其在此也,掩口道:“也!如此!!汝亦在是也!”。”卡地之后,天康从之,次者……白炎宿。白炎宿后犹数十人衣白袍的神秘人。“哎呦,莫娘子,子曰何其巧也,我竟在此得遇?”。”叶非然直屏矣卡地者,鬼之才如此,此数人随之者是。于是叶非然顾,若不见其类也。白炎宿见莫千扬本无去之,幽之眼浅之眯起。而慕容长雪与南宫祈钰则有戒者视之,毕竟以前谓之出手,故其现病悸,不得不慎。惟火火固无聊之缩于地,见卡地,激动之速从地起,喜之案而己之翼。卡地则甚厚颜也凑焉,对叶非然几笑成一朵花。“莫女,嘻嘻,你说我有缘不有缘?”。”叶非然偏了头,欲将当其前之面避。而卡地又不知存亡之硬凑焉。“莫女?汝不闻吾言乎?那好,我再说一遍,你说我……”叶非然忽瞪住卡地,骂曰:“你以为我聋兮!”。”卡地不怒,笑者益欣悦矣:“如好好,汝固不聋,汝不聋。”。”“汝当吾目矣,开。”。”叶非然泠泠衢矣卡地一眼,道【蜗聘】暖【涸瘟】【搪智】【簧卣】乃于临行之前一日,长青带了所雇兵自魔兽林来为叶非然行。初出之时,叶非然犹大骇,非叶非然,则叶非然左右数人,至是举永烟镇之人,皆为其大者阵仗给吓其闭,不敢出,或只敢稍在窗上开一隙,偷窥而外之场景。咸集,黑压压片,自其间舍,直排于外之街衢,本空之衢,尽是刀者,然其若是被严训练过者也,竟无一人大言,亦无一人擅离队伍,皆以待彼之至敬之人,见在之前。一逆旅人客悉归其室,逆旅之一楼,七八人左右对立,似于为何敬而重之仪。“长,汝果欲去乎?”。”长青依道,其后从正家三兄弟,皆是求着长青,经长青许,后面与叶非然别者。“长,卿须几乃归兮。”。”“意安兮长。”。”“有何事,使人告我,无论远近我都会去助君之。”。”正荣和正华道,谓非然者去,其真者甚不舍。“千扬姊,汝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暴扬其首,清明之目,满期之问。叶非然扪正贵之首,笑道:“我多事,故不在此陪你也。”。”“汝何时来??”叶非然攒眉欲矣!:“当久矣,姊姊何必为之事,是故,今亦曰不当何时归。”。”“千扬姊,君能不去??”。”正贵思将有一段乃见不及叶非然矣,则始啪嗒啪嗒之下流,他伸手背抹了一把泪,啜,含糊不清:“千扬姊,毋行不善,吾思汝之。”。”“正贵!何不识!速即止!”。”正荣板着脸唬道,吓的正贵抽抽噎噎之。叶非然但微笑摇头,其顾长青道:“我去之此时佣兵工会乃由汝先治,斯年旁助,今佣兵工会夺气,汝及余去之此时善复矣,愿我归时,佣兵工会较前益之盛,汝得乎?”。”正色道叶非然。长青肃然自信也大声回道:“能办!”。”林修杰抚长青之肩,两人经久之处,早起了厚交,时者林修杰与长青,即如亲兄弟,既可以命付之矣。“信长青,其必为之善者!”。”叶非然慰之颔之,色亦柔之,顾长青道:“亦信子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目柔,望叶非然盈于乡者不舍。“君永皆我王。”长青道。“谓,吾知公为吾之王!”。”林修杰激动之和而,充满其诚与敬之信。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君永皆为我王!”。”“谓!君长皆为我王!”自舍之门,累朝而下,如条看不尽之长龙,如多米诺骨般,声自一人后传昔,诸人皆在大声之呼曰,其不止者挥手上刀,激动之面色涨红,在其中,其唯一之王惟莫千扬一!凡声集,动天地,犹如啸。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,在外缩而寝之火火都瞪圆了小目睛,一瞬目不瞬者视人者。该处之事已具,叶非然欲,此时该去。此不当为其极,而其始也。叶非然谓左右之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道:“我去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与慕容长雪二人点了点头,甫出门叶非然,门者乃自为叶非然让了一条道路。叶非然从人避之路过,长青与林修杰,该正家三兄弟,皆从叶非然出。叶非然视此数人在从之,乃叹口气道:“汝归乎!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颔,正家三兄弟亦颔。“长青与林修杰,你两个与我一段道!,其他人,尔乃留,我非不来矣。”。”言此,叶非然颇奈,虽不知还是何时,然其必归之,是何为者如复不见之也。长青与林修杰闻,乃可与一段路,乃有激动之望叶非然,此谓之两言之,直是叶非然赐之恩。为目,其径至城门,城门萧疏冷,无人迹。其民皆匿之家之室,自是见不到者。夫一路来,非此雇兵,实无他人。叶非然顾,笑谓长青与林修杰道:“善矣,遂止之,你两个去。”。”长青急道:“让我两个送馈!。”。”林修杰附着:“善哉,使我两个送馈!,复相见皆不知矣,君乃足吾此区区之望!。”。”“乞矣,生。”。”长青目光道。本长青在叶非然心盖理之,不意乃有此也。“使之再从一段路!。”。”宋祁钰叹,遂开口为林修杰与长青言。林修杰与长青以感之目南宫祈钰。叶非然皱了眉,后松口道:“善矣乎,不过一下,汝可矣。”。”长青与林修杰激动之首。其最后一出永烟镇之时踏,其虽暂与魔兽林别矣。行在两边俱是草木之行间,叶非然且详之曰:“南宫,汝之疾今之状无恙耶?”。”南宫祈钰愀:“甚恶。”。”顿了顿,南宫祈钰又若下之大者力与志,声音中带些悲道:“吾之父皇已撑不久。”。”叶非然色或暗沉,其叹,慰南宫祈钰:“你先不用过虑,吾思汝之父皇当无事之,天必眷其。”。”南宫祈钰之口角溢一笑。“愿吧……”等天色暗也,长青与林修杰已去,此只存其叶非然、南宫祈钰、慕容长雪及依旧是兽之火火。行趋一日,南宫祈钰先提醒道:“我息一晚也。”叶非然摇首:“其速行乎,汝之疾犹待我?。”。”一手按在叶非然之肩轻,南宫祈钰声柔之曰:“将息一晚也,亦不减此儿日休之。”。”叶非然皱了眉,但看南宫祈钰执者,又顾视慕容长雪亦倦矣,火火则神恹恹之,初与诸人分,火火似有心情不好,未从分离之苦中缓过神来,叶非然皱皱眉,只得许之。数人方坐,正欲收些野味儿来食,忽闻一知之声自叶非然之后作。“主子,我看也哉,我就在此歇之脚欤。”。”叶非然无容之顾,适见卡地从旁之隅出,面上带着笑焉之色。“也哉!”。”卡地惊呼一声,如真不知叶非然其在此也,掩口道:“也!如此!!汝亦在是也!”。”卡地之后,天康从之,次者……白炎宿。白炎宿后犹数十人衣白袍的神秘人。“哎呦,莫娘子,子曰何其巧也,我竟在此得遇?”。”叶非然直屏矣卡地者,鬼之才如此,此数人随之者是。于是叶非然顾,若不见其类也。白炎宿见莫千扬本无去之,幽之眼浅之眯起。而慕容长雪与南宫祈钰则有戒者视之,毕竟以前谓之出手,故其现病悸,不得不慎。惟火火固无聊之缩于地,见卡地,激动之速从地起,喜之案而己之翼。卡地则甚厚颜也凑焉,对叶非然几笑成一朵花。“莫女,嘻嘻,你说我有缘不有缘?”。”叶非然偏了头,欲将当其前之面避。而卡地又不知存亡之硬凑焉。“莫女?汝不闻吾言乎?那好,我再说一遍,你说我……”叶非然忽瞪住卡地,骂曰:“你以为我聋兮!”。”卡地不怒,笑者益欣悦矣:“如好好,汝固不聋,汝不聋。”。”“汝当吾目矣,开。”。”叶非然泠泠衢矣卡地一眼,道暖

推荐观看:行儋暖成本人网站
上一篇:都铎王朝第一季 下一篇:蛇舌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