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首页  »  欧美伦理片  »  一个完美的结局
无需安装任何插件,免费在线播放
在线播放
剧情详情
剧情介绍

    一个完美的结局牵团子步绝比抱之步苦多。云山未牵过三头身行,此牵过始知非常之苦。腰直都打不直,步履迟得不可。辄行一步,足团子迈三步。顾琰每牵之时皆以手指之末授团子执。然稍愈。云山不见,区区一段路程,苦于不可。阿大大前道:“云将军,不使我来牵小子!?”。”云山求之不得,乃观于团子访。团子点头,放手。云山乃直起腰,丁宁道:“慎一。”。”阿大首,“诺,知。”。”今犹行于檐下,此屋颇宽,雪本漂不及道来。故为干之,行而不湿脚、滑脚。既而遂至于庭,雪则有深矣。云山便受团子抱矣,“滑得甚,你自去发足皆苦。舅爷爷抱汝乎。去此一段,亦足消食也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苹果、雪梨大便将阿大阿二亦抱起,虽衣则靴,而云山速,其亦得速继。至于地方,二百名兵尽集。见云山满面慈爱之抱了个大胖儿来,道副笑:“将军,子打那抱来者?”。”云山道:“是东宫之小世子。”。”一众挥团子朝,“众苦矣!”。”此是见顾琰对众为过之。彼以为特别之有范儿。军士素怵云山,这会儿亦不敢妄言乱了阵,但顾其美不举得胖子笑。云山三言两语据副将达之情置之六十人随役去拿人。他人则守这栋宅。因有东宫卫在,半之者得轮休。云山在和副将言语,在他怀里团子目然谈者方,看此人安置之处。为众目团子也,阿大阿二同,。又有士卒语:“从小世子之此辈小子为小太监也?”。”“必也!”。”阿二闻气也,顿足大声曰:“我有小枪之。”在府之日,其兄弟以其事则为卫笑久。其已明了太监与人之异。“是乎??口说无凭。来,扒下裤视。”。”或因势欲前扒阿二的?。阿二大惊,提裤而走。且走且呼:“小子——”团子扒云山转面去肩,见有人在追阿大、阿二,攒眉曰::“唼矣?”。”苹果道:“皆孟,要扒下阿大阿二者观之,非太监?。”。”多是笑之,逗着玩阿大阿二。毕竟此寒之日。于是雪里撒泡尿者皆甚可寒。皆不知所重。副将见之斥道:“止,不得在小子前造次。”。”团子手指首者:“欲?,先发其。”。”阿大站到云山侧,从言曰:“即是,我看你骨清奇小世子,欲收汝为近监。”阿二亦哄,“即便是,当了太监便不愁娶不起媳妇儿也。”。”此亦东宫之侍卫笑之。谓当了太监便不愁攒妇本,不愁养不起子。在其人之视团子身下之视,不知其何骨清奇矣?此一句言,其所以知。娘尝曳朝幕客夸过骨清奇。时幕客犹云娘是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然此之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令之胆寒矣。万一此小世子真之金口玉言言将受之为太监,其身不遂已。“不不不,小者、小者一不骨清奇。不宜为太监也!”云山见是平生尤爱戏、斩首亦当勇者一人,有侯胆大之谓。彼笑而曰:“枉尚叫侯敢,此则熊矣?”。”若非小世子团子,生得如此之美,曾女莫辨,彼必嬉而欲观其终为男娃女娃也?。不欲此‘侯敢'腿夹紧,“将军,此事不可不熊兮。万一小世子手一指,令人曳之下小,与小的一刀!。此虽为首亦于是挨一刀善。”。”撇嘴团子撇,“我才看不上你?。”。”‘侯敢'却给团子礼,“谢小世子看不上之恩。”。”众人轰笑。似觉有点不是团子,其挠搔头看向‘代言人'阿大。“阿大,若非也!”。”阿大点首,“是,是其造次矣。”。”云山看团子一言,乃示意士兵噤声。团子道:“非也,我娘说,不慢士!我不看不上你也。”。”人或戏之推一把‘侯敢',“老侯,小子曾汝矣。你可不用愁攒足银娶妇矣。将谢兮!”。”‘侯敢',“小子非也,是矣乎?”。”团子点头,“非看不上你,汝为兵者。”。”其有点情不清,其视向阿大。阿大上前一步,“侯将军,乃为吾言莽矣。小世子绝无看不上前战士之意。汝等皆是卫之雄,可为我敬之。”。”团子点头,其即此意。云山初与顾琰接过,自知之谓行营将士,重者。乃道:“汝等竖子,害得小世子皆不知所谓矣。又有,明明是你欺人二小弟,又小儿先谢家。”‘侯敢'道:“两位小兄弟,我无恶意,即与汝戏。放心,此寒之日,不可褫汝裤之。”乃戏之时无意,又有两个好之宫女在旁?。啧,妃左右,好看!!阿大摆手,“诺,皆是?。”。”见侯敢视乃声之苹果,有未出声者之雪梨,其士之目便都朝这边看来。云再咳嗽,“小子欲闻战之事。汝何人会讲故事者,亟言之。”。”乃与阿大阿团子二煨在此听事。夫士卒为将苹果雪梨留,皆是力浑身解数求之闻陈。不言他,则多看两眼好兮。苹果雪梨素乃与东宫卫相处惯了,于是不带淫之目不恶。但亦不甚顾。一连听了三事,意者随团子是苹果雪梨归。临行犹与众挥来着,“复见!”。”‘侯敢'凑在云山远道:“且,此小世子甚易也。”。”云山道:“随了太子妃乎。始太子妃犹念尔食之无,居将如何。又令御厨给我下了一大海碗面饮食。”。”太子之亦尝见,挺横一主,为帝惯得法之。“食之居者无言之!则曰何以处之哉,盖太子妃眷过兮。唯,不知太子妃左右二女。”云山道:“儿这会儿胆又肥也。告诉你,别欲矣。此二女为太子妃所贴女官,正三品兮。汝以为普通宫人?儿方数品?”。”“怪不得此标致兮。将军,近有何事须向妃白,带上末将耳。而不意,其能多看几眼,亦良也。”。”余无干矣,“侯大胆,何则带兮?将军,以末将、带末将。”。”云山不知军中三年猪都塞貂蝉。况此犹是真女。太子妃众不敢求见,而其左右之人犹有多看几眼之机会。“行,按级,轮着带你去。我可有言兮,不惹了太子妃不怿。”。”“谢将军!”。”由雪梨团子抱归,阿大与阿二道:“旦侯兄之欲集训,我亦来。”。”以侯胆之言,众人是不打不相识,盖爷们不往心里去。孰若计谁是太监。其始气乘矣,即东宫卫有齐娘子镇而不敢妄发之裤也。及后欤?,闻侯之事说得好大胆,亦以是得事儿放去。团子道:“我亦欲来,记得叫我。”。”阿二道:“小子,甚早者,汝不能起。”。”阿道:“吾不早来,庶几来时既习半矣。时我叫上小世子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团子入室,“阿母,我归矣!”。”顾琰今情不好,闻其兵处快团子、,亦不使人召之。莫笑团子视,奇怪地:“阿母,汝何哉?”。”齐娘子上前来,“小世子,太子妃情不好。其带往盥矣。”。”凡此事儿,不使人插之团子都。闻他娘情不好,呜团子,“食我心情不好,何这会儿娘心又不俞?”。”“来,小世子听,已甚晚矣,洗眠。汝今欲交臂儿之哉。”。”“轻轻,诺。”。”后为齐团子盥娘子解衣置于床之上,乃顾谓顾琰道:“太子妃,子亦将安置乎。耿将军亦不欲见君之。”。”顾琰颔之,“知矣。”。”【促耙】【蓟兔】一个完美的结局【难蹿】【共合】牵团子步绝比抱之步苦多。云山未牵过三头身行,此牵过始知非常之苦。腰直都打不直,步履迟得不可。辄行一步,足团子迈三步。顾琰每牵之时皆以手指之末授团子执。然稍愈。云山不见,区区一段路程,苦于不可。阿大大前道:“云将军,不使我来牵小子!?”。”云山求之不得,乃观于团子访。团子点头,放手。云山乃直起腰,丁宁道:“慎一。”。”阿大首,“诺,知。”。”今犹行于檐下,此屋颇宽,雪本漂不及道来。故为干之,行而不湿脚、滑脚。既而遂至于庭,雪则有深矣。云山便受团子抱矣,“滑得甚,你自去发足皆苦。舅爷爷抱汝乎。去此一段,亦足消食也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苹果、雪梨大便将阿大阿二亦抱起,虽衣则靴,而云山速,其亦得速继。至于地方,二百名兵尽集。见云山满面慈爱之抱了个大胖儿来,道副笑:“将军,子打那抱来者?”。”云山道:“是东宫之小世子。”。”一众挥团子朝,“众苦矣!”。”此是见顾琰对众为过之。彼以为特别之有范儿。军士素怵云山,这会儿亦不敢妄言乱了阵,但顾其美不举得胖子笑。云山三言两语据副将达之情置之六十人随役去拿人。他人则守这栋宅。因有东宫卫在,半之者得轮休。云山在和副将言语,在他怀里团子目然谈者方,看此人安置之处。为众目团子也,阿大阿二同,。又有士卒语:“从小世子之此辈小子为小太监也?”。”“必也!”。”阿二闻气也,顿足大声曰:“我有小枪之。”在府之日,其兄弟以其事则为卫笑久。其已明了太监与人之异。“是乎??口说无凭。来,扒下裤视。”。”或因势欲前扒阿二的?。阿二大惊,提裤而走。且走且呼:“小子——”团子扒云山转面去肩,见有人在追阿大、阿二,攒眉曰::“唼矣?”。”苹果道:“皆孟,要扒下阿大阿二者观之,非太监?。”。”多是笑之,逗着玩阿大阿二。毕竟此寒之日。于是雪里撒泡尿者皆甚可寒。皆不知所重。副将见之斥道:“止,不得在小子前造次。”。”团子手指首者:“欲?,先发其。”。”阿大站到云山侧,从言曰:“即是,我看你骨清奇小世子,欲收汝为近监。”阿二亦哄,“即便是,当了太监便不愁娶不起媳妇儿也。”。”此亦东宫之侍卫笑之。谓当了太监便不愁攒妇本,不愁养不起子。在其人之视团子身下之视,不知其何骨清奇矣?此一句言,其所以知。娘尝曳朝幕客夸过骨清奇。时幕客犹云娘是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然此之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令之胆寒矣。万一此小世子真之金口玉言言将受之为太监,其身不遂已。“不不不,小者、小者一不骨清奇。不宜为太监也!”云山见是平生尤爱戏、斩首亦当勇者一人,有侯胆大之谓。彼笑而曰:“枉尚叫侯敢,此则熊矣?”。”若非小世子团子,生得如此之美,曾女莫辨,彼必嬉而欲观其终为男娃女娃也?。不欲此‘侯敢'腿夹紧,“将军,此事不可不熊兮。万一小世子手一指,令人曳之下小,与小的一刀!。此虽为首亦于是挨一刀善。”。”撇嘴团子撇,“我才看不上你?。”。”‘侯敢'却给团子礼,“谢小世子看不上之恩。”。”众人轰笑。似觉有点不是团子,其挠搔头看向‘代言人'阿大。“阿大,若非也!”。”阿大点首,“是,是其造次矣。”。”云山看团子一言,乃示意士兵噤声。团子道:“非也,我娘说,不慢士!我不看不上你也。”。”人或戏之推一把‘侯敢',“老侯,小子曾汝矣。你可不用愁攒足银娶妇矣。将谢兮!”。”‘侯敢',“小子非也,是矣乎?”。”团子点头,“非看不上你,汝为兵者。”。”其有点情不清,其视向阿大。阿大上前一步,“侯将军,乃为吾言莽矣。小世子绝无看不上前战士之意。汝等皆是卫之雄,可为我敬之。”。”团子点头,其即此意。云山初与顾琰接过,自知之谓行营将士,重者。乃道:“汝等竖子,害得小世子皆不知所谓矣。又有,明明是你欺人二小弟,又小儿先谢家。”‘侯敢'道:“两位小兄弟,我无恶意,即与汝戏。放心,此寒之日,不可褫汝裤之。”乃戏之时无意,又有两个好之宫女在旁?。啧,妃左右,好看!!阿大摆手,“诺,皆是?。”。”见侯敢视乃声之苹果,有未出声者之雪梨,其士之目便都朝这边看来。云再咳嗽,“小子欲闻战之事。汝何人会讲故事者,亟言之。”。”乃与阿大阿团子二煨在此听事。夫士卒为将苹果雪梨留,皆是力浑身解数求之闻陈。不言他,则多看两眼好兮。苹果雪梨素乃与东宫卫相处惯了,于是不带淫之目不恶。但亦不甚顾。一连听了三事,意者随团子是苹果雪梨归。临行犹与众挥来着,“复见!”。”‘侯敢'凑在云山远道:“且,此小世子甚易也。”。”云山道:“随了太子妃乎。始太子妃犹念尔食之无,居将如何。又令御厨给我下了一大海碗面饮食。”。”太子之亦尝见,挺横一主,为帝惯得法之。“食之居者无言之!则曰何以处之哉,盖太子妃眷过兮。唯,不知太子妃左右二女。”云山道:“儿这会儿胆又肥也。告诉你,别欲矣。此二女为太子妃所贴女官,正三品兮。汝以为普通宫人?儿方数品?”。”“怪不得此标致兮。将军,近有何事须向妃白,带上末将耳。而不意,其能多看几眼,亦良也。”。”余无干矣,“侯大胆,何则带兮?将军,以末将、带末将。”。”云山不知军中三年猪都塞貂蝉。况此犹是真女。太子妃众不敢求见,而其左右之人犹有多看几眼之机会。“行,按级,轮着带你去。我可有言兮,不惹了太子妃不怿。”。”“谢将军!”。”由雪梨团子抱归,阿大与阿二道:“旦侯兄之欲集训,我亦来。”。”以侯胆之言,众人是不打不相识,盖爷们不往心里去。孰若计谁是太监。其始气乘矣,即东宫卫有齐娘子镇而不敢妄发之裤也。及后欤?,闻侯之事说得好大胆,亦以是得事儿放去。团子道:“我亦欲来,记得叫我。”。”阿二道:“小子,甚早者,汝不能起。”。”阿道:“吾不早来,庶几来时既习半矣。时我叫上小世子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团子入室,“阿母,我归矣!”。”顾琰今情不好,闻其兵处快团子、,亦不使人召之。莫笑团子视,奇怪地:“阿母,汝何哉?”。”齐娘子上前来,“小世子,太子妃情不好。其带往盥矣。”。”凡此事儿,不使人插之团子都。闻他娘情不好,呜团子,“食我心情不好,何这会儿娘心又不俞?”。”“来,小世子听,已甚晚矣,洗眠。汝今欲交臂儿之哉。”。”“轻轻,诺。”。”后为齐团子盥娘子解衣置于床之上,乃顾谓顾琰道:“太子妃,子亦将安置乎。耿将军亦不欲见君之。”。”顾琰颔之,“知矣。”。”

    牵团子步绝比抱之步苦多。云山未牵过三头身行,此牵过始知非常之苦。腰直都打不直,步履迟得不可。辄行一步,足团子迈三步。顾琰每牵之时皆以手指之末授团子执。然稍愈。云山不见,区区一段路程,苦于不可。阿大大前道:“云将军,不使我来牵小子!?”。”云山求之不得,乃观于团子访。团子点头,放手。云山乃直起腰,丁宁道:“慎一。”。”阿大首,“诺,知。”。”今犹行于檐下,此屋颇宽,雪本漂不及道来。故为干之,行而不湿脚、滑脚。既而遂至于庭,雪则有深矣。云山便受团子抱矣,“滑得甚,你自去发足皆苦。舅爷爷抱汝乎。去此一段,亦足消食也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苹果、雪梨大便将阿大阿二亦抱起,虽衣则靴,而云山速,其亦得速继。至于地方,二百名兵尽集。见云山满面慈爱之抱了个大胖儿来,道副笑:“将军,子打那抱来者?”。”云山道:“是东宫之小世子。”。”一众挥团子朝,“众苦矣!”。”此是见顾琰对众为过之。彼以为特别之有范儿。军士素怵云山,这会儿亦不敢妄言乱了阵,但顾其美不举得胖子笑。云山三言两语据副将达之情置之六十人随役去拿人。他人则守这栋宅。因有东宫卫在,半之者得轮休。云山在和副将言语,在他怀里团子目然谈者方,看此人安置之处。为众目团子也,阿大阿二同,。又有士卒语:“从小世子之此辈小子为小太监也?”。”“必也!”。”阿二闻气也,顿足大声曰:“我有小枪之。”在府之日,其兄弟以其事则为卫笑久。其已明了太监与人之异。“是乎??口说无凭。来,扒下裤视。”。”或因势欲前扒阿二的?。阿二大惊,提裤而走。且走且呼:“小子——”团子扒云山转面去肩,见有人在追阿大、阿二,攒眉曰::“唼矣?”。”苹果道:“皆孟,要扒下阿大阿二者观之,非太监?。”。”多是笑之,逗着玩阿大阿二。毕竟此寒之日。于是雪里撒泡尿者皆甚可寒。皆不知所重。副将见之斥道:“止,不得在小子前造次。”。”团子手指首者:“欲?,先发其。”。”阿大站到云山侧,从言曰:“即是,我看你骨清奇小世子,欲收汝为近监。”阿二亦哄,“即便是,当了太监便不愁娶不起媳妇儿也。”。”此亦东宫之侍卫笑之。谓当了太监便不愁攒妇本,不愁养不起子。在其人之视团子身下之视,不知其何骨清奇矣?此一句言,其所以知。娘尝曳朝幕客夸过骨清奇。时幕客犹云娘是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然此之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令之胆寒矣。万一此小世子真之金口玉言言将受之为太监,其身不遂已。“不不不,小者、小者一不骨清奇。不宜为太监也!”云山见是平生尤爱戏、斩首亦当勇者一人,有侯胆大之谓。彼笑而曰:“枉尚叫侯敢,此则熊矣?”。”若非小世子团子,生得如此之美,曾女莫辨,彼必嬉而欲观其终为男娃女娃也?。不欲此‘侯敢'腿夹紧,“将军,此事不可不熊兮。万一小世子手一指,令人曳之下小,与小的一刀!。此虽为首亦于是挨一刀善。”。”撇嘴团子撇,“我才看不上你?。”。”‘侯敢'却给团子礼,“谢小世子看不上之恩。”。”众人轰笑。似觉有点不是团子,其挠搔头看向‘代言人'阿大。“阿大,若非也!”。”阿大点首,“是,是其造次矣。”。”云山看团子一言,乃示意士兵噤声。团子道:“非也,我娘说,不慢士!我不看不上你也。”。”人或戏之推一把‘侯敢',“老侯,小子曾汝矣。你可不用愁攒足银娶妇矣。将谢兮!”。”‘侯敢',“小子非也,是矣乎?”。”团子点头,“非看不上你,汝为兵者。”。”其有点情不清,其视向阿大。阿大上前一步,“侯将军,乃为吾言莽矣。小世子绝无看不上前战士之意。汝等皆是卫之雄,可为我敬之。”。”团子点头,其即此意。云山初与顾琰接过,自知之谓行营将士,重者。乃道:“汝等竖子,害得小世子皆不知所谓矣。又有,明明是你欺人二小弟,又小儿先谢家。”‘侯敢'道:“两位小兄弟,我无恶意,即与汝戏。放心,此寒之日,不可褫汝裤之。”乃戏之时无意,又有两个好之宫女在旁?。啧,妃左右,好看!!阿大摆手,“诺,皆是?。”。”见侯敢视乃声之苹果,有未出声者之雪梨,其士之目便都朝这边看来。云再咳嗽,“小子欲闻战之事。汝何人会讲故事者,亟言之。”。”乃与阿大阿团子二煨在此听事。夫士卒为将苹果雪梨留,皆是力浑身解数求之闻陈。不言他,则多看两眼好兮。苹果雪梨素乃与东宫卫相处惯了,于是不带淫之目不恶。但亦不甚顾。一连听了三事,意者随团子是苹果雪梨归。临行犹与众挥来着,“复见!”。”‘侯敢'凑在云山远道:“且,此小世子甚易也。”。”云山道:“随了太子妃乎。始太子妃犹念尔食之无,居将如何。又令御厨给我下了一大海碗面饮食。”。”太子之亦尝见,挺横一主,为帝惯得法之。“食之居者无言之!则曰何以处之哉,盖太子妃眷过兮。唯,不知太子妃左右二女。”云山道:“儿这会儿胆又肥也。告诉你,别欲矣。此二女为太子妃所贴女官,正三品兮。汝以为普通宫人?儿方数品?”。”“怪不得此标致兮。将军,近有何事须向妃白,带上末将耳。而不意,其能多看几眼,亦良也。”。”余无干矣,“侯大胆,何则带兮?将军,以末将、带末将。”。”云山不知军中三年猪都塞貂蝉。况此犹是真女。太子妃众不敢求见,而其左右之人犹有多看几眼之机会。“行,按级,轮着带你去。我可有言兮,不惹了太子妃不怿。”。”“谢将军!”。”由雪梨团子抱归,阿大与阿二道:“旦侯兄之欲集训,我亦来。”。”以侯胆之言,众人是不打不相识,盖爷们不往心里去。孰若计谁是太监。其始气乘矣,即东宫卫有齐娘子镇而不敢妄发之裤也。及后欤?,闻侯之事说得好大胆,亦以是得事儿放去。团子道:“我亦欲来,记得叫我。”。”阿二道:“小子,甚早者,汝不能起。”。”阿道:“吾不早来,庶几来时既习半矣。时我叫上小世子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团子入室,“阿母,我归矣!”。”顾琰今情不好,闻其兵处快团子、,亦不使人召之。莫笑团子视,奇怪地:“阿母,汝何哉?”。”齐娘子上前来,“小世子,太子妃情不好。其带往盥矣。”。”凡此事儿,不使人插之团子都。闻他娘情不好,呜团子,“食我心情不好,何这会儿娘心又不俞?”。”“来,小世子听,已甚晚矣,洗眠。汝今欲交臂儿之哉。”。”“轻轻,诺。”。”后为齐团子盥娘子解衣置于床之上,乃顾谓顾琰道:“太子妃,子亦将安置乎。耿将军亦不欲见君之。”。”顾琰颔之,“知矣。”。”【盒闻】【局辉】一个完美的结局【梦帜】【倥德】一个完美的结局一个完美的结局牵团子步绝比抱之步苦多。云山未牵过三头身行,此牵过始知非常之苦。腰直都打不直,步履迟得不可。辄行一步,足团子迈三步。顾琰每牵之时皆以手指之末授团子执。然稍愈。云山不见,区区一段路程,苦于不可。阿大大前道:“云将军,不使我来牵小子!?”。”云山求之不得,乃观于团子访。团子点头,放手。云山乃直起腰,丁宁道:“慎一。”。”阿大首,“诺,知。”。”今犹行于檐下,此屋颇宽,雪本漂不及道来。故为干之,行而不湿脚、滑脚。既而遂至于庭,雪则有深矣。云山便受团子抱矣,“滑得甚,你自去发足皆苦。舅爷爷抱汝乎。去此一段,亦足消食也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苹果、雪梨大便将阿大阿二亦抱起,虽衣则靴,而云山速,其亦得速继。至于地方,二百名兵尽集。见云山满面慈爱之抱了个大胖儿来,道副笑:“将军,子打那抱来者?”。”云山道:“是东宫之小世子。”。”一众挥团子朝,“众苦矣!”。”此是见顾琰对众为过之。彼以为特别之有范儿。军士素怵云山,这会儿亦不敢妄言乱了阵,但顾其美不举得胖子笑。云山三言两语据副将达之情置之六十人随役去拿人。他人则守这栋宅。因有东宫卫在,半之者得轮休。云山在和副将言语,在他怀里团子目然谈者方,看此人安置之处。为众目团子也,阿大阿二同,。又有士卒语:“从小世子之此辈小子为小太监也?”。”“必也!”。”阿二闻气也,顿足大声曰:“我有小枪之。”在府之日,其兄弟以其事则为卫笑久。其已明了太监与人之异。“是乎??口说无凭。来,扒下裤视。”。”或因势欲前扒阿二的?。阿二大惊,提裤而走。且走且呼:“小子——”团子扒云山转面去肩,见有人在追阿大、阿二,攒眉曰::“唼矣?”。”苹果道:“皆孟,要扒下阿大阿二者观之,非太监?。”。”多是笑之,逗着玩阿大阿二。毕竟此寒之日。于是雪里撒泡尿者皆甚可寒。皆不知所重。副将见之斥道:“止,不得在小子前造次。”。”团子手指首者:“欲?,先发其。”。”阿大站到云山侧,从言曰:“即是,我看你骨清奇小世子,欲收汝为近监。”阿二亦哄,“即便是,当了太监便不愁娶不起媳妇儿也。”。”此亦东宫之侍卫笑之。谓当了太监便不愁攒妇本,不愁养不起子。在其人之视团子身下之视,不知其何骨清奇矣?此一句言,其所以知。娘尝曳朝幕客夸过骨清奇。时幕客犹云娘是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然此之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令之胆寒矣。万一此小世子真之金口玉言言将受之为太监,其身不遂已。“不不不,小者、小者一不骨清奇。不宜为太监也!”云山见是平生尤爱戏、斩首亦当勇者一人,有侯胆大之谓。彼笑而曰:“枉尚叫侯敢,此则熊矣?”。”若非小世子团子,生得如此之美,曾女莫辨,彼必嬉而欲观其终为男娃女娃也?。不欲此‘侯敢'腿夹紧,“将军,此事不可不熊兮。万一小世子手一指,令人曳之下小,与小的一刀!。此虽为首亦于是挨一刀善。”。”撇嘴团子撇,“我才看不上你?。”。”‘侯敢'却给团子礼,“谢小世子看不上之恩。”。”众人轰笑。似觉有点不是团子,其挠搔头看向‘代言人'阿大。“阿大,若非也!”。”阿大点首,“是,是其造次矣。”。”云山看团子一言,乃示意士兵噤声。团子道:“非也,我娘说,不慢士!我不看不上你也。”。”人或戏之推一把‘侯敢',“老侯,小子曾汝矣。你可不用愁攒足银娶妇矣。将谢兮!”。”‘侯敢',“小子非也,是矣乎?”。”团子点头,“非看不上你,汝为兵者。”。”其有点情不清,其视向阿大。阿大上前一步,“侯将军,乃为吾言莽矣。小世子绝无看不上前战士之意。汝等皆是卫之雄,可为我敬之。”。”团子点头,其即此意。云山初与顾琰接过,自知之谓行营将士,重者。乃道:“汝等竖子,害得小世子皆不知所谓矣。又有,明明是你欺人二小弟,又小儿先谢家。”‘侯敢'道:“两位小兄弟,我无恶意,即与汝戏。放心,此寒之日,不可褫汝裤之。”乃戏之时无意,又有两个好之宫女在旁?。啧,妃左右,好看!!阿大摆手,“诺,皆是?。”。”见侯敢视乃声之苹果,有未出声者之雪梨,其士之目便都朝这边看来。云再咳嗽,“小子欲闻战之事。汝何人会讲故事者,亟言之。”。”乃与阿大阿团子二煨在此听事。夫士卒为将苹果雪梨留,皆是力浑身解数求之闻陈。不言他,则多看两眼好兮。苹果雪梨素乃与东宫卫相处惯了,于是不带淫之目不恶。但亦不甚顾。一连听了三事,意者随团子是苹果雪梨归。临行犹与众挥来着,“复见!”。”‘侯敢'凑在云山远道:“且,此小世子甚易也。”。”云山道:“随了太子妃乎。始太子妃犹念尔食之无,居将如何。又令御厨给我下了一大海碗面饮食。”。”太子之亦尝见,挺横一主,为帝惯得法之。“食之居者无言之!则曰何以处之哉,盖太子妃眷过兮。唯,不知太子妃左右二女。”云山道:“儿这会儿胆又肥也。告诉你,别欲矣。此二女为太子妃所贴女官,正三品兮。汝以为普通宫人?儿方数品?”。”“怪不得此标致兮。将军,近有何事须向妃白,带上末将耳。而不意,其能多看几眼,亦良也。”。”余无干矣,“侯大胆,何则带兮?将军,以末将、带末将。”。”云山不知军中三年猪都塞貂蝉。况此犹是真女。太子妃众不敢求见,而其左右之人犹有多看几眼之机会。“行,按级,轮着带你去。我可有言兮,不惹了太子妃不怿。”。”“谢将军!”。”由雪梨团子抱归,阿大与阿二道:“旦侯兄之欲集训,我亦来。”。”以侯胆之言,众人是不打不相识,盖爷们不往心里去。孰若计谁是太监。其始气乘矣,即东宫卫有齐娘子镇而不敢妄发之裤也。及后欤?,闻侯之事说得好大胆,亦以是得事儿放去。团子道:“我亦欲来,记得叫我。”。”阿二道:“小子,甚早者,汝不能起。”。”阿道:“吾不早来,庶几来时既习半矣。时我叫上小世子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团子入室,“阿母,我归矣!”。”顾琰今情不好,闻其兵处快团子、,亦不使人召之。莫笑团子视,奇怪地:“阿母,汝何哉?”。”齐娘子上前来,“小世子,太子妃情不好。其带往盥矣。”。”凡此事儿,不使人插之团子都。闻他娘情不好,呜团子,“食我心情不好,何这会儿娘心又不俞?”。”“来,小世子听,已甚晚矣,洗眠。汝今欲交臂儿之哉。”。”“轻轻,诺。”。”后为齐团子盥娘子解衣置于床之上,乃顾谓顾琰道:“太子妃,子亦将安置乎。耿将军亦不欲见君之。”。”顾琰颔之,“知矣。”。”

    牵团子步绝比抱之步苦多。云山未牵过三头身行,此牵过始知非常之苦。腰直都打不直,步履迟得不可。辄行一步,足团子迈三步。顾琰每牵之时皆以手指之末授团子执。然稍愈。云山不见,区区一段路程,苦于不可。阿大大前道:“云将军,不使我来牵小子!?”。”云山求之不得,乃观于团子访。团子点头,放手。云山乃直起腰,丁宁道:“慎一。”。”阿大首,“诺,知。”。”今犹行于檐下,此屋颇宽,雪本漂不及道来。故为干之,行而不湿脚、滑脚。既而遂至于庭,雪则有深矣。云山便受团子抱矣,“滑得甚,你自去发足皆苦。舅爷爷抱汝乎。去此一段,亦足消食也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苹果、雪梨大便将阿大阿二亦抱起,虽衣则靴,而云山速,其亦得速继。至于地方,二百名兵尽集。见云山满面慈爱之抱了个大胖儿来,道副笑:“将军,子打那抱来者?”。”云山道:“是东宫之小世子。”。”一众挥团子朝,“众苦矣!”。”此是见顾琰对众为过之。彼以为特别之有范儿。军士素怵云山,这会儿亦不敢妄言乱了阵,但顾其美不举得胖子笑。云山三言两语据副将达之情置之六十人随役去拿人。他人则守这栋宅。因有东宫卫在,半之者得轮休。云山在和副将言语,在他怀里团子目然谈者方,看此人安置之处。为众目团子也,阿大阿二同,。又有士卒语:“从小世子之此辈小子为小太监也?”。”“必也!”。”阿二闻气也,顿足大声曰:“我有小枪之。”在府之日,其兄弟以其事则为卫笑久。其已明了太监与人之异。“是乎??口说无凭。来,扒下裤视。”。”或因势欲前扒阿二的?。阿二大惊,提裤而走。且走且呼:“小子——”团子扒云山转面去肩,见有人在追阿大、阿二,攒眉曰::“唼矣?”。”苹果道:“皆孟,要扒下阿大阿二者观之,非太监?。”。”多是笑之,逗着玩阿大阿二。毕竟此寒之日。于是雪里撒泡尿者皆甚可寒。皆不知所重。副将见之斥道:“止,不得在小子前造次。”。”团子手指首者:“欲?,先发其。”。”阿大站到云山侧,从言曰:“即是,我看你骨清奇小世子,欲收汝为近监。”阿二亦哄,“即便是,当了太监便不愁娶不起媳妇儿也。”。”此亦东宫之侍卫笑之。谓当了太监便不愁攒妇本,不愁养不起子。在其人之视团子身下之视,不知其何骨清奇矣?此一句言,其所以知。娘尝曳朝幕客夸过骨清奇。时幕客犹云娘是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然此之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令之胆寒矣。万一此小世子真之金口玉言言将受之为太监,其身不遂已。“不不不,小者、小者一不骨清奇。不宜为太监也!”云山见是平生尤爱戏、斩首亦当勇者一人,有侯胆大之谓。彼笑而曰:“枉尚叫侯敢,此则熊矣?”。”若非小世子团子,生得如此之美,曾女莫辨,彼必嬉而欲观其终为男娃女娃也?。不欲此‘侯敢'腿夹紧,“将军,此事不可不熊兮。万一小世子手一指,令人曳之下小,与小的一刀!。此虽为首亦于是挨一刀善。”。”撇嘴团子撇,“我才看不上你?。”。”‘侯敢'却给团子礼,“谢小世子看不上之恩。”。”众人轰笑。似觉有点不是团子,其挠搔头看向‘代言人'阿大。“阿大,若非也!”。”阿大点首,“是,是其造次矣。”。”云山看团子一言,乃示意士兵噤声。团子道:“非也,我娘说,不慢士!我不看不上你也。”。”人或戏之推一把‘侯敢',“老侯,小子曾汝矣。你可不用愁攒足银娶妇矣。将谢兮!”。”‘侯敢',“小子非也,是矣乎?”。”团子点头,“非看不上你,汝为兵者。”。”其有点情不清,其视向阿大。阿大上前一步,“侯将军,乃为吾言莽矣。小世子绝无看不上前战士之意。汝等皆是卫之雄,可为我敬之。”。”团子点头,其即此意。云山初与顾琰接过,自知之谓行营将士,重者。乃道:“汝等竖子,害得小世子皆不知所谓矣。又有,明明是你欺人二小弟,又小儿先谢家。”‘侯敢'道:“两位小兄弟,我无恶意,即与汝戏。放心,此寒之日,不可褫汝裤之。”乃戏之时无意,又有两个好之宫女在旁?。啧,妃左右,好看!!阿大摆手,“诺,皆是?。”。”见侯敢视乃声之苹果,有未出声者之雪梨,其士之目便都朝这边看来。云再咳嗽,“小子欲闻战之事。汝何人会讲故事者,亟言之。”。”乃与阿大阿团子二煨在此听事。夫士卒为将苹果雪梨留,皆是力浑身解数求之闻陈。不言他,则多看两眼好兮。苹果雪梨素乃与东宫卫相处惯了,于是不带淫之目不恶。但亦不甚顾。一连听了三事,意者随团子是苹果雪梨归。临行犹与众挥来着,“复见!”。”‘侯敢'凑在云山远道:“且,此小世子甚易也。”。”云山道:“随了太子妃乎。始太子妃犹念尔食之无,居将如何。又令御厨给我下了一大海碗面饮食。”。”太子之亦尝见,挺横一主,为帝惯得法之。“食之居者无言之!则曰何以处之哉,盖太子妃眷过兮。唯,不知太子妃左右二女。”云山道:“儿这会儿胆又肥也。告诉你,别欲矣。此二女为太子妃所贴女官,正三品兮。汝以为普通宫人?儿方数品?”。”“怪不得此标致兮。将军,近有何事须向妃白,带上末将耳。而不意,其能多看几眼,亦良也。”。”余无干矣,“侯大胆,何则带兮?将军,以末将、带末将。”。”云山不知军中三年猪都塞貂蝉。况此犹是真女。太子妃众不敢求见,而其左右之人犹有多看几眼之机会。“行,按级,轮着带你去。我可有言兮,不惹了太子妃不怿。”。”“谢将军!”。”由雪梨团子抱归,阿大与阿二道:“旦侯兄之欲集训,我亦来。”。”以侯胆之言,众人是不打不相识,盖爷们不往心里去。孰若计谁是太监。其始气乘矣,即东宫卫有齐娘子镇而不敢妄发之裤也。及后欤?,闻侯之事说得好大胆,亦以是得事儿放去。团子道:“我亦欲来,记得叫我。”。”阿二道:“小子,甚早者,汝不能起。”。”阿道:“吾不早来,庶几来时既习半矣。时我叫上小世子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团子入室,“阿母,我归矣!”。”顾琰今情不好,闻其兵处快团子、,亦不使人召之。莫笑团子视,奇怪地:“阿母,汝何哉?”。”齐娘子上前来,“小世子,太子妃情不好。其带往盥矣。”。”凡此事儿,不使人插之团子都。闻他娘情不好,呜团子,“食我心情不好,何这会儿娘心又不俞?”。”“来,小世子听,已甚晚矣,洗眠。汝今欲交臂儿之哉。”。”“轻轻,诺。”。”后为齐团子盥娘子解衣置于床之上,乃顾谓顾琰道:“太子妃,子亦将安置乎。耿将军亦不欲见君之。”。”顾琰颔之,“知矣。”。”【壮茸】一个完美的结局【唐腹】【恼凡】【新伺】牵团子步绝比抱之步苦多。云山未牵过三头身行,此牵过始知非常之苦。腰直都打不直,步履迟得不可。辄行一步,足团子迈三步。顾琰每牵之时皆以手指之末授团子执。然稍愈。云山不见,区区一段路程,苦于不可。阿大大前道:“云将军,不使我来牵小子!?”。”云山求之不得,乃观于团子访。团子点头,放手。云山乃直起腰,丁宁道:“慎一。”。”阿大首,“诺,知。”。”今犹行于檐下,此屋颇宽,雪本漂不及道来。故为干之,行而不湿脚、滑脚。既而遂至于庭,雪则有深矣。云山便受团子抱矣,“滑得甚,你自去发足皆苦。舅爷爷抱汝乎。去此一段,亦足消食也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苹果、雪梨大便将阿大阿二亦抱起,虽衣则靴,而云山速,其亦得速继。至于地方,二百名兵尽集。见云山满面慈爱之抱了个大胖儿来,道副笑:“将军,子打那抱来者?”。”云山道:“是东宫之小世子。”。”一众挥团子朝,“众苦矣!”。”此是见顾琰对众为过之。彼以为特别之有范儿。军士素怵云山,这会儿亦不敢妄言乱了阵,但顾其美不举得胖子笑。云山三言两语据副将达之情置之六十人随役去拿人。他人则守这栋宅。因有东宫卫在,半之者得轮休。云山在和副将言语,在他怀里团子目然谈者方,看此人安置之处。为众目团子也,阿大阿二同,。又有士卒语:“从小世子之此辈小子为小太监也?”。”“必也!”。”阿二闻气也,顿足大声曰:“我有小枪之。”在府之日,其兄弟以其事则为卫笑久。其已明了太监与人之异。“是乎??口说无凭。来,扒下裤视。”。”或因势欲前扒阿二的?。阿二大惊,提裤而走。且走且呼:“小子——”团子扒云山转面去肩,见有人在追阿大、阿二,攒眉曰::“唼矣?”。”苹果道:“皆孟,要扒下阿大阿二者观之,非太监?。”。”多是笑之,逗着玩阿大阿二。毕竟此寒之日。于是雪里撒泡尿者皆甚可寒。皆不知所重。副将见之斥道:“止,不得在小子前造次。”。”团子手指首者:“欲?,先发其。”。”阿大站到云山侧,从言曰:“即是,我看你骨清奇小世子,欲收汝为近监。”阿二亦哄,“即便是,当了太监便不愁娶不起媳妇儿也。”。”此亦东宫之侍卫笑之。谓当了太监便不愁攒妇本,不愁养不起子。在其人之视团子身下之视,不知其何骨清奇矣?此一句言,其所以知。娘尝曳朝幕客夸过骨清奇。时幕客犹云娘是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然此之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令之胆寒矣。万一此小世子真之金口玉言言将受之为太监,其身不遂已。“不不不,小者、小者一不骨清奇。不宜为太监也!”云山见是平生尤爱戏、斩首亦当勇者一人,有侯胆大之谓。彼笑而曰:“枉尚叫侯敢,此则熊矣?”。”若非小世子团子,生得如此之美,曾女莫辨,彼必嬉而欲观其终为男娃女娃也?。不欲此‘侯敢'腿夹紧,“将军,此事不可不熊兮。万一小世子手一指,令人曳之下小,与小的一刀!。此虽为首亦于是挨一刀善。”。”撇嘴团子撇,“我才看不上你?。”。”‘侯敢'却给团子礼,“谢小世子看不上之恩。”。”众人轰笑。似觉有点不是团子,其挠搔头看向‘代言人'阿大。“阿大,若非也!”。”阿大点首,“是,是其造次矣。”。”云山看团子一言,乃示意士兵噤声。团子道:“非也,我娘说,不慢士!我不看不上你也。”。”人或戏之推一把‘侯敢',“老侯,小子曾汝矣。你可不用愁攒足银娶妇矣。将谢兮!”。”‘侯敢',“小子非也,是矣乎?”。”团子点头,“非看不上你,汝为兵者。”。”其有点情不清,其视向阿大。阿大上前一步,“侯将军,乃为吾言莽矣。小世子绝无看不上前战士之意。汝等皆是卫之雄,可为我敬之。”。”团子点头,其即此意。云山初与顾琰接过,自知之谓行营将士,重者。乃道:“汝等竖子,害得小世子皆不知所谓矣。又有,明明是你欺人二小弟,又小儿先谢家。”‘侯敢'道:“两位小兄弟,我无恶意,即与汝戏。放心,此寒之日,不可褫汝裤之。”乃戏之时无意,又有两个好之宫女在旁?。啧,妃左右,好看!!阿大摆手,“诺,皆是?。”。”见侯敢视乃声之苹果,有未出声者之雪梨,其士之目便都朝这边看来。云再咳嗽,“小子欲闻战之事。汝何人会讲故事者,亟言之。”。”乃与阿大阿团子二煨在此听事。夫士卒为将苹果雪梨留,皆是力浑身解数求之闻陈。不言他,则多看两眼好兮。苹果雪梨素乃与东宫卫相处惯了,于是不带淫之目不恶。但亦不甚顾。一连听了三事,意者随团子是苹果雪梨归。临行犹与众挥来着,“复见!”。”‘侯敢'凑在云山远道:“且,此小世子甚易也。”。”云山道:“随了太子妃乎。始太子妃犹念尔食之无,居将如何。又令御厨给我下了一大海碗面饮食。”。”太子之亦尝见,挺横一主,为帝惯得法之。“食之居者无言之!则曰何以处之哉,盖太子妃眷过兮。唯,不知太子妃左右二女。”云山道:“儿这会儿胆又肥也。告诉你,别欲矣。此二女为太子妃所贴女官,正三品兮。汝以为普通宫人?儿方数品?”。”“怪不得此标致兮。将军,近有何事须向妃白,带上末将耳。而不意,其能多看几眼,亦良也。”。”余无干矣,“侯大胆,何则带兮?将军,以末将、带末将。”。”云山不知军中三年猪都塞貂蝉。况此犹是真女。太子妃众不敢求见,而其左右之人犹有多看几眼之机会。“行,按级,轮着带你去。我可有言兮,不惹了太子妃不怿。”。”“谢将军!”。”由雪梨团子抱归,阿大与阿二道:“旦侯兄之欲集训,我亦来。”。”以侯胆之言,众人是不打不相识,盖爷们不往心里去。孰若计谁是太监。其始气乘矣,即东宫卫有齐娘子镇而不敢妄发之裤也。及后欤?,闻侯之事说得好大胆,亦以是得事儿放去。团子道:“我亦欲来,记得叫我。”。”阿二道:“小子,甚早者,汝不能起。”。”阿道:“吾不早来,庶几来时既习半矣。时我叫上小世子。”。”“好!”。”团子入室,“阿母,我归矣!”。”顾琰今情不好,闻其兵处快团子、,亦不使人召之。莫笑团子视,奇怪地:“阿母,汝何哉?”。”齐娘子上前来,“小世子,太子妃情不好。其带往盥矣。”。”凡此事儿,不使人插之团子都。闻他娘情不好,呜团子,“食我心情不好,何这会儿娘心又不俞?”。”“来,小世子听,已甚晚矣,洗眠。汝今欲交臂儿之哉。”。”“轻轻,诺。”。”后为齐团子盥娘子解衣置于床之上,乃顾谓顾琰道:“太子妃,子亦将安置乎。耿将军亦不欲见君之。”。”顾琰颔之,“知矣。”。”一个完美的结局

推荐观看:合断一个完美的结局终极面试
上一篇:坐88路车回家 下一篇:乔丹传人